Primavera

海与繁星

浮肿的身体是什么模样。苍白上附着一层肉眼可见的青绿,孔雀尾羽的碧绿如何闪着璀璨的光芒,这层青绿就是如何遮掩人目的黑沉。

波涛吐出白色的泡沫,一圈一圈地围着那具年轻的尸体。苦涩的盐水抚摸着他,给予离开人世生灵最后的尊严,直到船上伸出的灰色的沾染臭气的捞网缠上他,波澜仍然依依不舍地拥着他的身躯,牢牢扯住那团杂乱的暗灰,最终水花四溅,他所保留的一切被从海面上狠狠扯出,无论是紧贴在他四肢躯干的衣物还是盖住他视线的乌黑发丝,就像一只搁浅许久的鲸鱼尸体,被冰冷的刀片刺进胀大的腹腔,爆炸般地崩裂出血浆与内脏,棕色的气体四溢,像是被瞬间戳破的气球,漏出的是它再也维持不住的,来自死亡的强压。

他是潮水中千千万万的繁星里的一颗。星星还未离开黑夜时就坠落进海里,就会变成一具湿漉漉的尸体,有的被人类带走,有的坠向更远的深海。每颗沾上海水的星星,都再也无法发光。被带上陆地的星星失去了所有价值,他们被埋进土里,身上长满了嫩绿的叶芽,循环不止,生生不息。

而走向深海的星星,他们也会踏上属于他们的陆地,那里有柔软洁白的碎贝砂,温柔地包裹着他们,让他们免于深海的永寒。

——

时间逆着水流的方向滚动了一圈,他睁开了眼睛。

少年穿着的白衬衫被海风吹起,乌色碎发在他额前飘动,他踏上的石头在面朝海的地方,站满了一颗颗乳白色的锥形宿客。

他的眼里分明含着饱满的快要漫溢的情绪。他大喊的时候,分明像一只张开翅膀的鸥鸟。

他分明像来自朝雾的晨露,分明是放出耀眼到刺目的光芒的一颗星。

别去触碰海水,无知的星星。

远在天涯的哪个人是他眼中所常含的那个人,他远望的地方是否是他所向往的那个人所存在的地方,是否是他朝思暮想,使他昼夜不分,使他极乐,极狂的毒药。

隔着一个远方的空气,难道就不是从对方口中呼出的空气了吗。

隔着一个远方,又有什么意义呢?

我愿立即长出双翅,乘风跨越万里;我愿闭眼时是此岸的黑夜,睁眼是彼方的白日;我愿用双脚走过大海,失去生命也在所不惜。

你看我的身后,我失去了光照,身后的土壤,连生长的花草都是丑陋不堪的。我长出的翅膀被刀刃割得鲜血淋漓,我被银针戳瞎了双眼,无数的荆棘蜷在我的手脚上,他们叫我无处可逃。

是我所向往的光割断了荆棘,让我有余地喘息,走进海里。

我渴望触碰的大海啊。

听说星星触碰大海时,上天能他们能达成一个未完成的心愿。

我的心愿,就是得到一个来自远方的吻。

我所渴望的大海,带我走过远方。

主的光芒普照着众生。我逃走了。

为什么星星没法活在陆地上呢?因为他们的光芒太过灼目,太过温暖,坚硬的人心容忍不下它。

当它脱去那层光明的外壳,他们也会被浊泥污染,他们也会被永远埋进土里。

你看见人世丢失已久的真相了吗?

当你擦亮双眼时,你便会看清它。

黑沉的青绿就是孔雀尾羽上点染的碧色。

擦亮双眼,你便会得到真相。

——

他死去了,因他不愿浑浑噩噩地活着。

用尽了所有的勇气。

Ps.透着一股傻气。

评论(3)
热度(31)
© 橋庭東澤 | Powered by LOFTER